LC.

半世逍遥.

欢乐颂番外——松鼠篇

      记得欢乐颂一里有一段安迪说自己和松鼠对峙的那场戏

      突然就想写一个有关松鼠的文

      写的好像有点扯,佩服我的脑洞🌝🌝

-------------------------------------------------------------------------

       我住在中国岱山附近的一个院子里,准确来说,我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一棵松树上。

       没错,我是一只松鼠,但我可是一只通灵的松鼠哦。

       我很庆幸我能住在这里,因为这里的小主人真的是太可爱了。

       就在那天下午,我刚搬到这儿。准备开始贮存过冬的食物。

       当我抱着松果往家走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目光牢牢地锁定我。‘’糟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想起长辈们从想给我讲的那些关于人类的故事,我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趾头往头上。

       我艰难地转过头,准备扔下松果拔腿就跑。

       刚转过头,我就看到了一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正直勾勾地盯着我,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里面一闪一闪的是星星吗?清瘦的小脸,称的眼睛更加的大而明亮。

       真是标准的美人胚子,我心想。

       被她这样目光灼灼地看着,我竟然老脸一红(我才不会告诉你们人家其实是男生呢)。

        一时间我竟然忘了逃跑,就那么抱着我的松果,定定的站着。

        那女孩既不说话也不动,我看她不动,我也不敢动, 看着她,我们四目相对,忽然之间,好像什么东西在我心里发了芽。

        终于在我实在站不住的时候,她的父母喊她去吃饭了。 

        原来她叫安迪。

        走之前,安迪竟给我挥了挥手,轻轻地说了一句:‘’再见。‘’

        待她走了好大一会儿,我依然陶醉在甜甜的声音里,半晌,我疯了似的把松果往上一抛,蹦蹦跳跳地回到我的树洞里去了。

        我想,我是对她一见钟情了。

        在那之后,我经常到那个地方看她。

        她似乎不爱说话,但她很聪明,我经常能在书上看到她在院子里做数独。那些连我都做不出来的题,她竟然很快就解决了。

        我们成了朋友,她总会嫌向我诉说心事,也许,她以为我听不懂,但是我都懂。

        原来她是个孤儿,听到这个消息,我蹦上她的肩膀,踮着脚尖,想摸摸她的头,可我死活够不着,还差点因为用力过猛闪了腰,此时我真好恨我为什么要当一只松鼠。

        她似乎明白了我的用意,把我放在她莹白的掌心上,轻柔地抚摸着我的毛发,嘴角漾着笑,甜甜地说了句:“谢谢你,有你真好。”

        我再一次沉浸在她的声音里,好像喝醉酒了似的,摇摇晃晃地,然后一头栽倒在她的掌心里。

        我的举动成功地换来了,安迪“咯咯”的笑声。

        听着她的笑声,我真的好开心。

        安迪在学校经常被欺负,她不喜欢上学。

        记得有一次,她放学回来,我看到了她胳膊上有一块淤青,顿时急得抓耳挠腮。指着那块淤青,问道:“谁欺负你了!”但在安迪耳里却是“吱吱”的声音。安迪摸了摸我,说道:“没事的,我不小心碰到了。”

        这丫头,真当我是只普通的松鼠吗?!虽然我不知道这伤到底是怎么来的,可也知道,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

        第二天,我冒着被人类发现的风险,偷偷地钻进她的书包,随她到了学校才知道,原来这伤是拜她的同学们所赐。

        我真想冲出来,狠揍那些臭小子一顿,可是我不能,因为我的出现不仅不能帮到她,反而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如果我是人类,我肯定会冲上去,不顾一切的保护她,可惜,我只是一只松鼠。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松鼠的一生很短,短到我还来不及陪她长大。预感到自己生命快要结束,我不想看到她伤心的样子,于是,我走了。

        安迪,再见了,我最爱的女孩。

         

安谭———纵使情深奈何缘浅(七)

      最后一句打趣的话,让安迪的心感觉酸酸的。谭宗明看向包奕凡,“包总,安迪,就交给你了,好好对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会好好对她的,你放心。”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承诺。

      谭宗明得到包奕凡的承诺,点了点头,微笑着对安迪说,“你要好好的。”
                                                                                                                        话落,转身离去,眼泪再也忍不住,任由它流出来。

      这个骄傲的男人哪怕在最后一刻也不愿意让心爱的女人看到自己的泪水,所有的痛苦,他一个人承担,就够了。

      此时的谭宗明就像失了心一般,他的心是为安迪而存在的,而安迪的拒绝,就好像把他的心掏走了一般。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里,永远不会被填满了。

      安迪看着老谭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好像缺了一块,空空的,涩涩的……

    谭宗明走了,包奕凡松了口气,台下宾客也收起看热闹的心思,只有安迪看着谭宗明的背影出神。
 
    "安迪,他已经走了,别看了。"一旁的包奕凡打断安迪的出神。
  
    安迪有些不舍的转过身,不知为何,老谭的落寞背影,总让她感觉自己好像要失去些什么。
   
    另一边,谭宗明失神的走出宴会厅,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这世界上还有他能呆的地方吗?

     "哧——"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谭宗明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已经飞出七八米远。
 
     安迪,永别了。

      纵使情深 奈何缘浅.

-------------------------------------------------------------------------

好了,本文完结了

结尾其实还是有很大进步空间的

有什么建议欢迎评论

谢谢大家的支持

安谭——纵使情深奈何缘浅(六)

       在这最后关头,谭宗明终于明白自己对安迪的爱并没有他想的那么无私。让他亲眼看着安迪嫁给别人,他做不到。

      此刻,谭宗明心里最后一丝顾虑也消失了,既然爱就放手去追,哪怕安迪不接受,他也不想让自己遗憾终生。

      谭宗明目光渐渐坚定了起来,他停下向前走的脚步,安迪一愣,偏头看着老谭。

      谭宗明也看向安迪,深情的目光仿佛看透了安迪的内心,“安迪,对不起,我本以为我可以坦然的看着你嫁人,但是我高估了我自己,原谅我的自私。 我怕过了今天,就再也没有机会对你说出这句话了。”

      说到这儿,谭宗明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他要来面对的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回答,要么天堂,要么地狱。

    “安迪,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很不合时宜,但我想为自己的爱情搏一搏。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你了。爱你的冷静,爱你的智慧,爱你的善良,爱你的全部。

       谭宗明的表白仿佛一颗炸弹,把安迪炸的晕晕乎乎的,安迪有些惊讶的看着老谭,台下的宾客也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有包奕凡反映过来,一把把安迪拉到身后,对谭宗明怒目而视,谭宗明爱安迪,可他又何尝不爱呢。今天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他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

       安迪推开包奕凡,静静地走到谭宗明身前,张开双手环抱住谭宗明,“谢谢你老谭,我真的很幸运,有你和包子两个这样优秀的男人。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谭宗明已经明白了安迪回答,他们,只能是朋友。

       谭宗明回抱住安迪,片刻,他拍拍安迪的背,轻声说道,“我先走了,真心的祝你们幸福。他欺负你了一定要告诉我,我永远都是你的谭爸爸。”

-------------------------------------------------------------------------

最后的谭爸爸有没有觉得瞬间出戏

安谭——纵使情深奈何缘浅(五)

    天亮,谭家的仆人在酒窖里发现了睡得正香的谭宗明。在他周围,散落着满地的酒瓶。
   这时安迪的电话打了进来,谭宗明从梦中惊醒,接起电话,"喂",因为刚睡醒,再加上喝了酒,谭宗明的声音格外惑人。慵懒沙哑的声音入耳,安迪的脸竟红了起来,她从未听过老谭这样的声音。
   "老谭,你怎么了,婚礼快开始了,你什么时候能到?"
    听到安迪的声音,谭宗明一下睡意全无,揉着眉心,回道"等我,我马上到。"
    老谭换好衣服,让司机带着他去了婚礼现场,因为他这样的精神状态,根本没办法开车。
  
  婚礼现场
    当谭宗明到达婚礼现场时,安迪已经换好婚纱了,看到谭宗明来了,提着裙子向谭宗明走来"老谭,你终于来了。"
    谭宗明看着安迪走来,心不禁颤抖起来,他多希望这婚纱是为他而穿。
    "我没有迟到吧。"谭宗明帮安迪拉着裙子,一边问道。
    "没有,刚刚好。"安迪回头对老谭一笑。
    婚礼开始了,老谭挽着安迪的手,向前边的包奕凡走去,包奕凡一脸灿烂,看着谭宗明的眼神微微有些得意。
    谭宗明的手不禁握成了拳头,他真想一拳打的包奕凡满地找牙。这几天的精神折磨,让谭宗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做不到眼睁睁的把安迪交给包奕凡,他做不到。谭宗明的手微微颤抖,一边的安迪疑惑的看着他,谭宗明此时的脸色很不好看。他陷入矛盾之中,他想让安迪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但他又放不下。
   终于,谭宗明有了答案,去他娘的理智,去他娘的放手,不管安迪同不同意,接不接受,他都不想这么憋着了,他要表白。
   
     

安谭——纵使情深奈何缘浅(四)

    谭宗明走出酒吧,一路跌跌撞撞,现在已经半夜一点了,路上人很少。
    他一屁股坐在路边的台阶上,抱头痛哭起来。此时的谭宗明,像个无助的孩子,脱下了坚强稳重的外壳。虽然他家财万贯,一手遮天,但在爱情面前,他也只是个普通人,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
    谭宗明本以为他可以承受,可没想到,当安迪真的要结婚时,他竟这么难受。

    "安迪,安迪……"喝醉的谭宗明一遍又一遍低喃着安迪的名字。突然,谭宗明站了起来,对着空荡的马路喊着"安迪,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这句被他藏了十几年的终于在此刻说出了口,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安迪马上要属于另一个男人了。
    酒疯发够了,谭宗明拿出手机给司机打电话。回到别墅已经半夜三点了,还有几个小时,安迪就要结婚了。谭宗明长呼一口气,在生意上一向精明的他,现在也乱了阵脚。
    "唔,还是喝酒吧。"谭宗明走向酒窖,一瓶又一瓶酒下肚,酒从嘴角顺着谭宗明修长的脖子流下来,染红了他的白衬衣,谭宗明感到有些闷,便把衬衣纽扣解开。
    此时的谭宗明,上衣半开,白皙的锁骨露出,精壮的身材和肌肉若隐若现,再配上因醉酒有些迷离的眼神和俊朗的五官,简直就是一个勾人的男妖精。
   可惜,却没有人有福气欣赏这幅美景。


安谭——纵使情深奈何缘浅(三)

     婚礼前一天 晟煊
     "明天何总就要结婚了呀,没想到,冰山美人竟然也融化了。" "是呀是呀,想她刚来时,多少人以为她是谭总的情人,真是世事难料。"
     这些话被正要下班的谭宗明听到了,朝着那几个嚼舌根的员工看了一眼,走了。
     "谭总的眼神好吓人,这几天谭总是怎么了,整天黑着张脸。" "这你就不知道吧,公司里都在传咱们谭总其实喜欢安迪,这安迪明天就要结婚了,你说谭总能高兴吗。"
     正朝电梯走的谭宗明脚步一顿,俊颜上浮现出一丝无奈:我的傻安迪,全世界都知道,为什么就你不知道呢。
     谭宗明下班后没有回家,直奔酒吧,自从安迪回国后,谭宗明就再也没有去过这种地方,但是今天,他想用酒精麻痹自己,因为这种爱而不得的感觉太糟糕了。
     嘈杂的音乐,疯狂的人群,麋乱的气味,伤心的独自一人。
     吧台上有人唱歌,谭宗明走上去,一把夺过话筒,那人正想发作,只见一沓红票子摆在眼前,马上接过下了台。
     "想看你笑,想和你闹,想拥你入我怀抱……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世界还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随你跳……"
     低沉的歌声缓缓入耳,酒吧里的人安静下来,静静的听着,一些感性的女生竟低声抽泣起来。
     一曲完毕,谭宗明的脸上已布满泪水,因为明天,他的安迪,就永远不在属于他了……

安谭——纵使情深奈何缘浅(二)

    第二天一早,谭宗明起了个大早,昏昏沉沉的吃过饭,看了看表才七点钟。
    想起昨晚和安迪的对话,"包子想给你个惊喜。"呵,惊喜,包奕凡是怕他知道早了会去"抢婚"吧。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会。他不会为了一己私利,就葬送安迪的幸福。
    谭宗明一头栽倒在真皮沙发里,烦躁的抓乱了头发,他多想现在跑去告诉安迪,他到底有多爱她,爱到可以眼睁睁的把她交给另一个男人。
    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自己一刹那的疯狂,谭宗明不想赌,也不敢赌,他不敢用自己和安迪的未来做赌注。安迪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他不希望自己和安迪的关系有那么哪怕一丝的破裂。对谭宗明来说,安迪就是他的命。
    "叮铃铃……"手机铃声想起,谭宗明坐起来,拿过手机,是安迪的电话。
    谭宗明看着手机屏幕迟疑了两秒,旋即接了电话。
    "老谭,我想请个假,今天我要和包子去试一遍婚礼流程。"
    "……嗯,路上小心,婚礼请柬和宾客的食物准备好了吗,需要我帮忙吗?还有……"
    谭宗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安迪打断了"不用了,这些包子都已经准备好了。老谭,你真的好像我父亲。"
    最后一句打趣的话让谭总明一怔,在心里苦笑道:但我更想做你的男人……
  

安谭——纵使情深,奈何缘浅(一)

本来说好不写虐的

但我真的控制不住我寄几怎么办

-------------------------------------------------------------------------


“老谭,我要结婚了。”


   谭宗明拿起电话,本以为安迪又要向他咨询情感问题,谁知安迪一开口就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老谭,你还在吗?婚礼是这周六。本来想早点告诉你的,但是包子坚持说要给你一个惊喜。你不会不高兴吧?婚礼时还要请你帮个忙,充当一下我父亲的角色,我不想在我的婚礼看到魏国强。””

   谭宗明此时已从“安迪要结婚”的消息中回了神,故作镇定地答道:“嗯,需不需要我找人先控制住魏国强。”

 “不用了,包子已经办好了。谢谢你,老谭。”

   安迪对包奕凡的信任极大地刺激着谭宗明, “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个。”谭宗明答道。

   "天不早了,早点休息吧,中国的婚礼可不轻松,需要帮忙了随时打电话。”

  “嗯,你也早点休息。”

    谭宗明看着漆黑的手机屏幕,配合着茫茫夜色,竟觉得自己是如此可悲,躺在床上,一向不失眠的他竟破天荒的失眠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梦里还依稀梦见安迪和他的大学时光,因为那时,她的身边只有他。